【K莫】无名

从有记忆起,我的人生就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。

他很爱我,很宠我,即使我犯了大错,他会很生气却不会骂我甚至是打我。他只会趁我睡觉的时候在客厅的阳台,一根根烟不停地抽,眼睛总望向某一处静静地发呆。

他以为我不知道,但其实我都知道。

爸爸做饭很好吃,蛋黄焗鸡翅,水煮鱼,炒毛蟹……每一道菜都让人欲罢不能,不仅看上去很有食欲,闻起来特香,吃起来那味道堪称一绝。我总会好奇地问他以前是不是当过大厨师,他对这问题从来都没有回答过,只是笑着让我多吃点。但有一道菜他从来不做,那便是糖醋排骨。

爸爸很聪明,一旦我学习上遇到不会的问题,爸爸总是能很轻松帮我解决。他说这些都难不倒他,他读书时候成绩非常好,至于好到什么程度,他却是缄口不提。

爸爸是个出色的程序员,平时就靠接外单来维持家里的生计。不过找他做编程的人可是多到不计其数,但他从来都只是挑一两个收益可观,时间无需太长的单来做。按照他的话来说接太多他会累。

爸爸有个秘密,那就是墓园中埋葬的人。小时候每次去墓园我都会问爸爸那里面躺着的是谁,爸爸说那是你另一个爸爸便不再回答我其他问题了。渐渐地,我就不再重复询问。只是那墓碑上什么都没有,连张照片都没有,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爸爸口中我另一个爸爸是谁,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家的门铃响了。来了几位长得挺帅的叔叔,有两个一进门就是抱着爸爸大哭,嘴里还喃喃地说着什么“活着,不回,狠心,不是兄弟”之类的话语。还有一个叔叔静静地站在一旁,虽然没有加入拥抱痛哭小团队,但也双眼通红,泛着泪光看着爸爸他们。过了一会儿,当他们注意到我的存在时,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爸爸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叮嘱我,要我好好待在家,冰箱有饭菜自己热来吃,他会很晚回家,让我早点睡觉,我点头说好。随后他便带着那几位叔叔离开了家。

到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,爸爸才回到家。面带倦容的他走到我面前,蹲下身,把我轻轻地抱在怀里,嘴上自言自语说着“好想你…”。他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,也没有告诉我那几位叔叔是谁。而那几位叔叔再也没有出现过,我和爸爸的生活恢复如往常一样。

事情的真相是在我长大成人之后揭晓的。那时我才真正知道爸爸的秘密,我身世的秘密,还有那几位神秘的叔叔。

我爸爸叫郝眉,是庆大的学生,也是某省的状元。他有个爱人,是男的,就是墓园埋葬的那个人,同时也是我的生父。生父是个大名鼎鼎的黑客,当年他为了爸爸甘愿去当免费劳动力,把爸爸照顾得无微不至。虽然他们当年发生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,但我知道他们一定很爱对方。可在一场地震中,生父为保护爸爸不幸去世,爸爸原本也想随生父而去,但我的突然到来让爸爸打消了这个念头,这也是我从半珊叔叔口中得知的。

“小彬,你是你爸活下去的唯一精神支柱,好好照顾你爸……”不仅是半珊叔叔,就连平时话不多的肖奈叔叔对着我说了好些话。也就是这天我真正见到了我的父亲——一张泛黄的老照片。也因为这张照片我真正懂了他说的意思,也明白了爸爸有时看着我总是露出悲伤的神情,还有半夜从房间中传来的那低喃的哭声。

我和父亲太像了。

两天的时间我消化了所有的一切,我再次来到这无比熟悉的墓园,只是这次只有我一个人。我把花束放在了墓碑前,看了看这个没有照片的墓碑,拿出手帕擦了擦上面的灰尘。我告诉父亲:我和爸爸过得很好,我很幸福,我会好好照顾爸爸,他可以放心。

生活依旧继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“KO,KO,地震了,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啊”

“不会的,我不会让你死的……”

“郝眉,小心……”

“KO!”
——————
“医生,医生,和我一起被困的人呢,他有没有事,他怎么样?”

“请节哀,那位患者被大石块击中,肝脏大出血,抢救无效……”

“不会的……不可能……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”
——————
“郝先生,您好。这里是xx代孕机构,您和KO先生之前申请的两位代孕母亲,现在其中一位代孕母亲已经怀孕。”

“是…是谁的”

“是KO先生的。”

End

评论(35)
热度(72)
  1. 幂颖萱K莫家大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的写得很好 K莫家大旗

© K莫家大旗 | Powered by LOFTER